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文化综合>乡音寄乡愁——莆田“地瓜腔”需保护

    乡音寄乡愁——莆田“地瓜腔”需保护

      核心提示:

      作为一种古老的语言,莆仙方言8音分明,保存着较多的唐以前中原古汉语,很多发音至今都是古文。然而,随着城市化发展,普通话的普及,莆仙方言的继承出现了断层,特别是文读部分,随着读过私塾的老一辈相继离世,更是陷入“后继无人”的境地。

      方言维系着乡愁,“地瓜腔”包含着浓厚的地方认同感。近一两年来,无论是政府还是民间,都在以不同的形式,挖掘整理拯救莆仙方言,传承地域文化。

    点击查看原图

      莆阳书院举行兴化乡音集体吟颂会。

    点击查看原图

      光辉用莆仙方言演唱民谣。

    点击查看原图

      莆仙方言研究专家王琛开讲座教授莆仙方言发音。

    点击查看原图

      年轻一代以莆仙方言吟唱的方式过端午。

    点击查看原图

      孩子们以莆仙戏的方式传播莆仙方言文化。

      ■语言的活化石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唐朝诗人贺知章着名的《回乡偶书》一诗估计人人都朗朗上口。这首诗写一个人年少离家,年老回乡,几十年“乡音无改”。

      从古至今,乡音也就是方言是能集中具体的体现一个地方本土文化和历史积淀的载体,而乡音中也寄托着无限乡愁。人在他乡,听见乡音,倍感亲切,既起乡愁,又慰乡愁。

      “方言不仅仅是语言,它是地域文化的载体。”市作家协会主席王顺镇致力于莆仙方言的研究,他对记者说,莆仙方言是非常优雅的语言,历史上各个朝代都有从中原往莆田的人口迁徙,由于莆田相对闭塞,所以相比其他地方,莆仙方言更多地保留了汉唐宋时期的说话标准和古音调,莆仙方言的很多发音甚至可以追溯到夏商周时期。“我们现代人读古书,比如先秦诸子的着作,魏晋南北朝、汉唐时代的着作等等,有一些冷僻的字在现在普通话中已经消亡,但是还存留在莆仙方言中。莆仙方言是研究古代汉语很好的参照系,对于研究汉语的发展具有重大的意义。”王顺镇如是说。

      “莆仙方言是我省十个汉语方言之一,属汉语方言系闽海方言群,在整个语言体系中占有一定地位。”12月10日,在采访中,我市莆阳书院会长、莆仙方言研究专家王琛开门见山。

      今年81岁的王琛精通琴棋书画,是上世纪50年代北京大学毕业生,曾师从叶圣陶、王力等名家,一直以来对莆仙方言颇有研究。他告诉记者,使用莆仙方言的群体分布于莆田市以及泉港、福清、永泰的部分地区,人口约500万。因历史上莆仙属于兴化军、兴化府,故莆仙方言又称为兴化话。宋、元后,不少莆仙人飘洋过海,迁徙他乡,兴化方言也被带到世界各地。远的如新加坡、印尼 、马来西亚、菲律宾等都有兴化方言的分布,近的如闽东、浙南沿海均发现兴化方言岛。 在台湾,有不少寮、廊、坑、厝、店地名前冠以“兴化”,这表明在今日的台湾,也不乏兴化方言的踪迹。

      “莆仙方言是语言中的活化石。”王琛说,莆仙方言的特色是8音分明,分别是阴平、阳平、上声、阴去、阳去、阴入、阳入(白读)、阳入(文读),保存着较多的唐以前中原古汉语。莆仙方言在保存上古汉语、中古汉语的某些特点方面较其他汉语方言显着,国际音标中的边擦清音(舌尖前音)就是独特标志,有人认为这是古百越族的底层语言遗存。普通话中,只有阴平、阳平、上声、去声4个声调,没有入声。这是因为在古汉语的演变中,入声字已于元代消失了。但是,莆仙方言中却仍然保留着大量的中古汉语的入声,声调与古汉语基本相同,其四声基本上与古代汉语中的四声一致。有些人写旧体诗词时,分不清哪些字是仄声,用莆仙方言一读便知:音节短促不能拉长尾声的便是入声,入声属于仄声。

      此外,古汉语运用“不”、“无”为语首助词的语法,现在还大量存在莆仙方言中。王琛说,如有人问你要去城里吗?你回答“不去,不去!”,不是说不想去,而是说“要去,一定要去!”。莆仙人到市场买到中意而廉价的商品,说“不好不便宜”,不是在埋怨商场,而是在夸耀自己买到的东西很好很便宜。

      莆阳书院常务副会长林春明介绍,莆仙方言在语音上的另一个特点是,无前后鼻音之分,只有鼻音尾韵;无平卷舌音之分,仅有舌齿音,因此莆仙人说普通话常闹笑话。清代学者钱大昕提出的“古无轻唇音”、“古无舌上音”等古音方面的着名论断,可以在兴化方言中找到大量例证;在广化寺有两座宋治平二年(公元1065年)建造的《佛顶尊胜陀罗尼经咒》石经幢,上用中、梵文勒刻,其中梵文英译本中的“伽、迦”等与兴化方言读音相同。

      “莆仙方言还有个音变特征。所谓音变就是某些字、词在同其他字、词连读时,语音发生了变化。虽然其他方言也有这个特征,但远比莆仙方言来的简单。这也是莆仙方言难学的一个重要原因。”林春明介绍,兴化方言中不仅保存着大量的古汉语语音,也保存着大量的古汉语词汇,许多古籍中可以看到的词汇,一直被莆仙方言继续沿用着,只是读音发生了变化而已。比如莆仙方言把成年的男人叫做“打捕”,源自古代氏族社会中男人主要外出打猎捕鱼,连古代社会的家族成员分工都能反映出来,其源流之久长可见一斑了。

      ■传承出现断层

      很多年前,莆田人讲普通话常常被外地人嘲笑,讲的是“不普通的普通话”。当时经济不发达,缺少电视、广播,加上交通不便,大多土生土长的莆田人受莆仙方言发音影响,普通话的确不普通。如今,随着经济社会飞快发展,以及普通话的普及,年轻一代为了交流顺畅,对方言已逐渐疏离,使用普通话的熟练程度早已超出方言。

      “我基本不会说莆仙方言,一方面是父母没有要求,交流都是用普通话,另一方面,我觉得方言有点太土不好意思说。”1992年出生的李晓洲说,虽然他也是莆田生莆田长大的孩子,但是如今他听得懂莆仙方言却不会说。

      “我只能用本地话进行日常基本交流,用莆仙方言式对特定事务进行描述对我来说是有一定难度的。”今年28岁的陈娜告诉记者,除了和家人交流,平时工作生活中,她较少使用方言。

      与李晓洲和陈娜一样,大部分年轻人的莆仙方言并不过关。12月12日,记者随机采访了我市10名20-30岁的本地市民,其中能使用莆仙方言基本日常用语的为5人,大部分听得懂但不会说的为3人,只有2人表示自己能够熟练使用方言,并比较了解方言中的俗语和民谣。

      不会方言的情况在小学生中更为普遍。记者在麟峰小学一年级一个班级进行调查,51位学生中,有16人会流畅使用莆仙方言,28人会使用一些简单的日常用语,而7人完全不会讲。六年级一个班65位学生中,只有10人会流畅使用莆仙方言,50人会讲最基本的例如“吃饭“、“睡觉”的方言,5人完全不会说,另外一个班级63位学生中,甚至没有一人会流畅使用莆仙方言。情况最好的一个班级,74个学生中,能流畅使用莆田话的有51人,但还是有3人完全不会说。

      “现在很多年轻人拒绝学讲莆仙方言,认为这种‘地瓜腔’难听,还会影响普通话的发音,不少小孩也听不懂莆仙方言,长此以往,莆仙方言或将断层。”林春明说,现在大家基本不用火柴、煤油,这些多发音随着实物而渐渐消失。此外,一些生动的俚语、俗语,随着上一代老人们的去世也被带走了。

      “莆仙方言大体分为白读和文读两个方面,白读即日常的口头用语,文读即一些读书识字所使用的语音。白读作为大部分莆田人使用的方言,口口相传不至于太快消失,而文读的部分,可以说是岌岌可危了。”王琛说,用莆仙方言吟诵诗歌抑扬顿挫、高亢、响亮而有力,用莆仙方言念古诗词,是绝对押韵的,很有味道,也很优美。如岳飞的《满江红》,文读的莆仙方言中,很多发音跟白读有很大的不同,只有一些接受过正统私塾教育的老年人才会弄得明白,而这样的老人在我市已经不多了,随着他们的逐渐离世,莆仙方言的文读基本“后继无人”。

      ■“地瓜腔”需保护

      因莆田旧时较为闭塞,语言的变化缓慢而得以保存古老的韵味。如今,开放的环境再也阻挡不住方言的变迁。

      “莆仙方言没有文字载体,很容易随着时代的变迁而消失和同质化。”王琛说,“这是我们独特的地方文化,我一定要尽我所能好好保存下来。”

      如今,有一大群人像王琛一样的莆田人为保护和传承莆仙方言而努力。

      今年春节以来,王琛在三清殿莆阳书院大讲堂里,开了4场关于莆仙方言发音的课,吸引了几百名市民参加。王琛和林春明四处寻找旧时私塾的老师,请他们用最纯正的莆田话,朗读经典古诗文,并录音保存下来。

      除了老一辈的在努力,也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意识到保护方言的文化意义,用各种方式传承莆仙方言。

      老街乐队是用莆仙方言演唱的民谣乐队,被誉为国内最具地方特色的民谣乐队,在全国很多城市巡演,并受邀参加众多国际音乐节,获2011年全球华语金曲奖 ,2012年2013年阿比鹿世界音乐奖。老街乐队灵魂人物光辉出生于灵川镇,光辉对记者说,他创作演唱的很多歌曲灵感都来自莆田老家,来自莆仙文化,来自大海,这么多年来,他坚持用莆仙方言演唱。“莆仙方言是很古雅的方言,保留了唐前中原古汉语的发音,我希望用最本土最古老的声音歌唱。”他创作演唱的《西北雨》、《故里就在台湾对面妈祖海边里》、《道一糕、道一饼》以及十音八乐巡演等广受欢迎,从某种程度上也提升了莆仙方言的知名度。

      莆田话网站上传了很多方言歌曲, 站长林荣华今年34岁,他说,每一个方言作品的创意、剧本都是他一手完成,每个动画的场景设置也都是他精心设计的,作品的内容都非常生活化。林荣华还收集了《状元与乞丐》、《春草闯堂》等近300部莆仙戏、以及许多莆田民谣、民间故事……“只是做一点对保护莆仙文化有意义的事情。”林荣华说。

      我市本土歌手陈诺也在不断创作莆仙方言歌曲,《三月廿三拜妈祖》、《爬龙船》等歌曲在莆田民间流传甚广,首张莆仙方言歌曲专辑《家乡》也已发行。

      “这些莆仙方言原创歌曲多以莆仙民俗为基础,结合现代时尚音乐元素,更容易让年轻人接受,从喜爱歌曲开始爱上自己的方言。”陈诺希望把莆田方言和莆田文化,通过跳动的音符传递出去,让更多的人了解莆田。

      在推广莆仙方言的群体中,莆田红团配音社是较为积极的一支队伍。这个民间自发组织经常自制网络视频,用莆仙方言配音,或搞笑或严肃,引起网友的追捧。配音社的发起人是1990年出生的莆田小伙涂彬。涂彬说,小时候爷爷经常带自己去看莆仙戏,让他对莆仙方言有着特殊的感情。2011年,在网络公司上班的涂彬第一次接触了YY语音平台,同年年底,他上传了一个莆仙方言配音的视频,引起网友的热议。2012年元旦,莆田红团配音社成立,共制作了《我是莆田人》系列的多个作品。今年,涂彬还开始制作莆仙方言教程视频,进一步推广莆仙方言。

      除了市民的自发保护和推广,政府部门也开始发力。

      今年4月20日,纪念妈祖诞辰1054周年全球首场莆仙方言歌曲演唱会,在湄洲妈祖祖庙天后广场举行。晚会全部用莆仙方言演唱,尽显乡音乡情。

      今年8月份,“留住乡音·莆仙方言大赛”启动,比赛者用方言译读词语、诗词,表述谚语俗语,讲述莆田民间故事、典故等,传承莆仙乡音,延续城市历史文脉。

      以莆仙方言为载体的莆仙戏,也在幼小孩童中传承开来。今年10月,“莆仙戏曲进校园”试点唱腔比赛举行,来自我市各地的21所学校近600名小戏迷们以流畅和谐的唱腔、富含特色的方言格调以及惟妙惟肖的表演,赢得了阵阵掌声。

      为了保存莆仙方言,今年我市莆仙方言语音数据库开录,在城厢区率先海选。莆仙方言入库,分为莆仙方言和莆仙地方普通话两类。其中,莆仙方言将抽取老年一男一女及青年一男一女;莆仙地方普通话,将抽取3名候选人,预计今年年底完成语音入库工作,涵江区、枫亭镇、仙游县城关等3个抽样点报名工作将延期至2015年。

      采访中,很多人认为,满含“地瓜腔”的莆仙方言,承继的是历史,孕育的是根的文化。莆仙方言,在当今需要保护和继承。所谓,兴化方言藏古韵,乡音未改寄乡愁。

      保护的不仅仅是方言

      任何一种语言都是人类智慧的体现,莆仙方言也不例外。在连日来的采访中,记者深刻感受到莆仙方言的博大精深。然而,随着年轻一代逐渐成长以及普通话的普及,莆仙方言特别是文读部分正逐渐被人淡漠,尽管并非“后继无人”,但莆仙方言在城市化过程中被同化的趋势也日益明显。

      语言是不断变化的,保护方言,并不是要人为地保持方言永远不变,事实上没有人能够阻止方言的变化。保护方言,只是希望不要人为地抛弃方言,不要人为地使方言过早地被同化,进而消失。

      而我们失去的,也不仅仅只是方言,我们要保护的,不仅仅是方言。

      方言是维系故乡情的纽带。“出门在外打拼,无意中在街上遇到讲莆仙方言的人,突然就像遇到了亲人一样。”这是在采访中,一位在外游子的心声。与普通话不同,莆田方言的独特性成了使用者最好的“标签”,也让其心里烙下家乡的印记,拥有了无可比拟的地方认同感。

      方言也是文化传承的桥梁。莆仙方言是语言的活化石,8音分明,保存了唐朝以前的中原古汉语,很多发音至今都是古文,保护方言也是传承优秀传统文化的一种重要方式。多一些方言的教材、文学作品及电视节目,用保存文法、词汇、文章及录音等方式,把历史档案保留下来,使方言能够一脉相承。

      达尔文把语言视同物种,说“当它消失以后就不可能复生了”。莆仙方言也是如此。

      国家有关部门负责人多次强调,普及普通话并不是要消灭方言,而是要使公民在说方言的同时,学会使用国家通用语言,从而在语言的社会应用中实现语言的主体性与多样性的和谐统一。

      我们这一代人,有责任有义务加以保护,从而让莆仙方言、莆仙文化得到更好的传承。

      湄洲日报 林晓玲 卓晋萍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